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盈盈彩 > 梁晋帝萧方智 >

周帝白炎的史料记录

归档日期:11-0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梁晋帝萧方智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合头词,探求相干材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探求材料”探求全体题目。

  令郎墨离者,天岁人也。长平二十七年,以天岁春 日行逛园闻于帝都,而年才十二。三十二年,笔力日盛而画作日稀,偶有作,皆藏王公权贵,人称东风画卷。崇宁八年,城陷,令郎没,东风画卷绝世。太业二年,天岁琳琅轩于遣出宫人处收画卷一幅,鉴为令郎真迹,遂说城守献之于武帝。画中女子眉间朱砂一点,颜色犹胜摇光皇后,帝睹而叹之,曰:东风复来,故人安正在?以帝好之,王公有时争寻画卷。 ——《天岁城志·墨离传》 崇宁间,太史院有苏谢顾三人工明帝所重。苏静者,身世青川寒门,小孤;谢卿者,天阑太守谢怀瑾宗子也;顾长宁者,前太史顾家山独子也。三人同入太史院,即为良朋。崇宁八年元月,城陷。苏静不知所踪,谢卿于室,顾长宁降。永初元年三月,宁复任修史,众秉笔挺书,屡犯上忌。尽元帝一朝,宁三囚三复,至武帝登位,犹为太史院之首,人认为奇。曰:几代史官,未有及顾太史者也。——《天岁城志·顾长宁传》 慕清和者,左相慕文远次子,兵部侍郎慕清平之弟也。其母早逝,父有贤名,兄有将才,唯和自小顽劣。崇宁四年蒲月,天阑太守谢怀瑾长女婉以殿前武试第一请任天阑守将,和睹之,心有所悟。七月,于天岁城郊遇白炎,一睹倾盖。越三年,敬帝宠贵妃,割剥无度,朝野怨声载道。七年四月,和再遇白炎,述己志。六月,北陵民变,白炎借势起兵。和留书离家,投白炎麾下。父兄与之绝。七年七月,白炎以和为将,兵书北陵,攻北方第一城天阑,是为崇宁之乱。八年元月,炎军临帝都天岁。邦师巫晟以一人之力阻其于帝都外三日,后不知所踪。昭贵妃朱砂堕城牺牲。白炎鸠敬帝容熙。城陷之日,京中王公众死伤,唯慕氏为和力护不失。八年仲春,白炎登位,定邦号周,改元永初。和小与右相褚九龄幺女褚素心有婚约。崇宁七年十一月,褚九龄被指通敌,褚氏满门抄斩,褚素心亦正在其列。永初元年四月,和以将印换取慕氏安全百年之帝王应允,自此远走海外。太业后,犹有人言其影踪,曰:战船结队,单独海上。——《卫史·慕清和传记》 崇宁七年七月,白炎军攻城,是为乱始。守将谢婉率众血战,不得援。七月廿六,城破,婉力竭被擒,不肯降,为炎军枭首。八年春,炎夺王城天岁,鸩敬帝,清朝堂,废宫室。仲春登位,定邦号周,改元永初。永初十年冬,周帝崩,朝野翻覆,诸王皆谋自立。时有乱军夜袭,睹婉披发执枪于城上,肝胆俱裂,乃退。十一年,新帝彻平乱即位,改元太业。太业后,城中始有谣歌传唱。歌曰:安危何所系,天阑谢将军。太业三年,城东设谢婉衣冠祠,祭拜者众,香火整年一直。——《天阑城志·谢婉传》 巫晟者,南疆人也,发白异众,貌若珠玉,着银面具,未知其年几何。长平十六年,全邦大旱。晟携师妹巫婴平民自荐于朝,夜起九龙塔于帝宫,引青龙布雨,润泽全邦。明帝以其有大法术,封邦师。邦师者,晟乃有卫往后第一人也。——《卫史·邦师传记》 晟为邦师二十八年,权威有时无两,又以术数通神,无人敢犯。因其风华无双,面貌不改,长得女子景仰,而二十八年不睹朋友,但有婴常随控制。 崇宁八年元月,白炎军攻帝都天岁。以有人通敌故,城内补给尽毁,守军无认为继。正当告急,晟以天人之姿现世,穷一人之力,阻炎军于帝都外三日,活人众数。后天岁城陷,晟与婴自此不知所踪。 永初后,街市犹有歌者,歌曰:大和善者,邦师鹤发。——《卫史·邦师传记》 崇宁七年六月廿九,北岭民变,白炎军夺城。守将燕子名战死,城主解钰领残兵降。北岭守军众征自本县。七月,解钰使人带死城者衣冠归,与县主陈青。七月十四,青始集国民之力,制陵于烟华海畔。县中青壮皆战死北岭,余民众孤儿寡母,而劳作不息。太业四年四月初五,制物终成,是为烟华海八百衣冠冢。——《烟华县志·衣冠冢志》 赵钦去四年,无音书,偶有同行人归,皆言其殁。徐蕙睹赵氏二老无依,以与钦小有婚约故,不肯他嫁,遂自拒官媒,手持灵位,嫁入赵家,以新妇礼侍二老。县人皆称其贤。又十四年,瘟疫过境,县中时有人亡。蕙力护二老不失,终尽瘁而死。又二年,钦归乡,睹父母尚正在,而贤妻已殁,唯抚灵恸哭。时维太业三年,乡亲助钦立贤女碑于县南,以志蕙。 ——《青川县志·贤女传》 周帝白炎死正在称帝十载后的一个雪夜。这个草野身世的天子不喜浪费,逼宫夺位后便毁灭了前朝敬帝所修的华美宫室,而每夜宿正在帝宫内的九龙塔,死时亦盘膝正在塔顶石室几案前的蒲团上,正对着壁上一幅画像。倘有历过前朝的宫女正在,定会认出,那画上颜色无双的女子,恰是前朝敬帝所封的终末一位贵妃。向来正在倾邦的十年之后,白炎毕竟随同那人而去。他死后并未留下只言片语。于是所相合于周朝修邦天子的谜团,都与那悬于九重浮屠之上、隐正在七重纱幕背后的画像,一并被掩埋进厚重的汗青里。天岁者,等天之岁也。永安长宁,不睹七苦,少年鹤发,如是帝都。 ——《天岁城志》!

本文链接:http://tsushinkouza.net/liangjindixiaofangzhi/14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