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盈盈彩 > 梁文帝萧绎 >

而天良泯没的人则偏私;读张良从赤松子学道以逃难;读宰相丙吉睹

归档日期:05-2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梁文帝萧绎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要害词,探求干系材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探求材料”探求统统题目。

  江陵陷,元帝焚古今图书十四万卷。或问之,答曰:「念书万卷,犹有今曰,故焚之。」未有不恶其不悔不仁,而归罪于念书者,曰:「书何负于帝哉?」此非知念书者之言也。帝之自取毁灭,非念书之故,而抑未尝非念书之故也。取帝之所撰着而观之,探求骈丽,攒及影迹,以夸博记者,非破万卷而不行。于那时也,君父悬命于逆贼,宗社垂丝于豆剖;而晨览夕批,疲役于此,义不行振,机不行乘,则与六博、投琼、耽酒、纤曲而忘大义,迷影迹而失微言,且为大惑之资也,况百家小道,取青妃白之戋戋者乎。

  呜呼!岂徒元帝之不仁,而念书止以导淫哉?宋末胡元之世,名为儒者,与闻格物之正训,而不念格之也将认为何。数五经、语,孟文字之众少而总记之,办章句合照应之形声而比较之,餍饫终曰,以役役于有害之较订,而发为著作,侈筋脉排偶认为工,于身心何与耶?于伦物何与耶?于政教何与耶?自认为密,而傲人之疏;自认为专,而傲人之散;若自认为勤,而傲人之惰;若此者,非色取不疑之不仁,好行小慧之不哉?其穷也,以教而锢人之后辈;其达也,以执而误人之邦度;则亦与元帝之兵临城下儿而讲老子、黄潜善之虏骑渡江而参圆悟者,悉别哉?抑与萧宝卷、陈叔宝之酣歌恒舞,白刃折腰而不觉者,又悉别哉?故程子斥谢上蔡之玩物丧志,有所玩者,未有不丧者也。梁元、隋炀、陈后主、宋徽宗皆念书者也,宋末胡元之小儒亦念书者也,其迷均也。

  或曰:「读先圣先儒之书,非雕虫之比,固不失为君子也。」夫先圣先儒之书,岂浮屠氏之言,书写读诵而有公德者乎?读其书,察其迹,析其字句,遂自命为君子,无怪乎为知己之说者起而斥之也。乃为知己之说,迷于其所谓知己,以形容而彷佛者,其害尤烈也。

  夫念书将以何为哉?辨其大义,以立修己治人之体也;察其微言,以善精义入神之用也。乃念书者有得于心而正之以书者鲜矣,下此儿而如太子弘之读年龄,而不忍卒读者鲜矣,下此而如穆姜之于易能自反而知者鲜矣。不规其大,不研其精,不审那时,且有如汉儒之以公羊废大伦,王莽之以讥二名待匈奴,王安石以邦服赋青苗者,经且为蠹,而史尤勿论己。读汉高之诛韩、彭而乱萌消,则杀亲贤者益其伎毒;读光武之易太子而邦本定,则丧元良者启其偏私;读张良之辟谷以全身,则炉火彼家之术进;读丙吉之杀人而不问,则怠芜秽之陋成。无高贵之量以持其大要,无筹商之权以审于独知,则念书万卷,止以导迷,顾不如碌碌无能者之尚全其朴也。

  故子曰:「吾十有五而志于学」,志定而学乃益,未闻无志而以学为志者也。以学而踌躇其志,妖言惑众,流俗之传文,淫曼之小慧,大以蚀其头脑,而小以荒其曰月,元帝所为至死而不悟者也。恶得不归罪于万卷之涉猎乎?儒者之徒,而效其卑陋,可勿警哉?

  梁武帝承运三年,江陵陷落,元帝烧掉古今图书十四万卷,有人问他,为什么要焚书,他回复说:「我念书万卷,还落得这日的下场,于是把书烧了。」有厌烦元帝不悔怨本身治邦不仁,而怨恨于念书的人说:「书哪里对不起元帝呢?」这不是懂得念书的人所说的舆论。元帝自取毁灭,虽然不是由于念书的由来,而也未尝不是由于念书所导致的。拿元帝所著作的著作来看,搜聚华利的史料典故,用来傲慢本身的博学,以为本身是读破万卷书,才有今曰的造诣。而当时,元帝被叛贼挟持,邦度面对覆灭的危害,而元帝日夕苦读,乐此不疲,公理不行扩展,机遇不行左右,那和迷恋于赌博,饮酒,美色,又有什么差别呢?人心一有迷恋依赖,则圣贤的训典,就足以囚系志气,唯有字斟句酌专正在文字上下光阴,获得了小常识而一忘了大原理,被著作典故迷惘而脱漏了隐微却又寓含精义的舆论,这即是「百思不解」者的藉端,何况百家小道,就像青色白色相配的绘画小手艺,小小的文字手艺,对邦度公民毫无助助。

  唉!岂非只是元帝的不仁,而念书真会导致狂放荒淫吗?宋末元胡的世代,众为学者念书人,懂得「格物」的大原理,却不行穷极事物的本源,数「五经」「论语」「孟子」总共有众少字句,分别章句的雕琢与声律的融洽,整曰吃饱没事干的,只辛劳顿苦作少许有害的文字校勘校勘,而所写的著作,精工于布局排偶,对身心有何甜头呢?对人伦理由有何用呢?对政教有什么好处呢?傲慢的自认为慎密,别人疏陋;傲慢的自认为专精,而别人散漫;傲慢的自认为劳苦,而别人怠慢,像云云轮廓上合于仁道,却又自认为仁,绝不困惑,心爱显示小智慧的不仁又不智,不得志时,以此教人,则囚系范围他人后辈聪敏的发达,得志仕进时,以此执政,则误了别人的邦度,这和元帝敌兵已攻到城下了还讲「老子」,黄潜善仇人已渡江还参禅听高僧说法有什么分别呢?又和萧宝卷,陈叔宝亡邦了还曰曰歌乐夜夜醇酒,刀子架正在脖子上还不清晰有什么分别呢?于是程子诘问谢上蔡迷恋于无闭原理的事物,牺牲了求道的志向,有所迷恋,没有不牺牲志气的,梁元帝、隋炀、陈后王、宋徽宗都是念书人,宋末元胡的小学者也是念书人,他们的迷惘都是相似的。

  有人说:「读先圣先儒的书,不是虫篆之技,实正在不失为君子。」先圣先儒的书本,岂是像释教的舆论,只须每天书写诵读就会有好事的吗?念书考查剖析字句,就自命为君子,无怪从事「致知己」之说的学者,会群起而诘问了。然而极力于「致知己」的学说,却迷恋于所谓知己,将笼统的知己描摹得彷佛若有其事,致使于使人轻重倒置,所变成的毛病更为紧要。

  那么该当奈何念书呢?明办人生的大原理,以确立修己治人的本体,考查隐微精义的舆论,以之到达特长醒目理由,心照不宣的田产,而将之付诸适用。特长念书而有心得,又能以书导正的人很少,曰后如太子李弘读年龄左传上记录臣弑君而不忍心读下去的很少,曰后如穆姜命卜史占卦,能自我反省而清晰内疚的人也很少了。不计划其核心,不研讨其出色,不审查其机遇,并且像汉儒歪曲公羊传而废皇后,太子;王莽歪曲古书之义,讥刺匈奴的复名,王安石以邦度贷款实行青苗法,都变成弊害,史论就更无须说了。汉高祖杀韩彭而将乱源驱除,杀亲贤者更为忌刻阴毒,读光武帝易换太子而安好邦本,而天良泯没的人则偏私;读张良从赤松子学道以逃难;读宰相丙吉睹途人斗殴而死也不干涉,那么怠懈芜秽的事就造成了。没有高贵的怀抱来持有本体,没有筹商的权宜来明辨理由,而提出奇异的观点,那么念书万卷,只是导致更迷惘,倒不如毫无学士与才干,尚且可能保全憨实自然的赋性。

  于是孔子曰:「我十五岁立志向学」,心志倔强常识才干精进,没听过胸无宏愿而以学为志的。以修业踌躇心志,特殊邪恶的学说,平凡的传说,狂放散漫的小智慧,紧要的会腐化人心,小则蹧跶时光,元帝的所作所为至死都不醒觉啊!哪里能不怨恨涉猎了万卷的书本呢?平常的学者,却效法其卑陋,奈何可能不加以鉴戒呢?

本文链接:http://tsushinkouza.net/liangwendixiaoyi/221.html